巨鹿的明天在哪里?

  [复制链接]
查看: 105   回复: 1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7-03-24 03:17:0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巨鹿人,希望家乡发展越来越好,百姓生活越来越幸福,可是最近几年巨鹿真是乌烟瘴气,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,有冤无处申,有苦无处诉,村支书威胁,乡镇领导打压,派出所实施暴力,县、市相关部门坐视不理,百姓的未来在哪里?巨鹿的明天在哪里?

  村支书一贯贪污的风气一直存在,原任村支书解发坤将村东承包的几百亩土地的租金占为已有,没有分给村民一分钱,村南征收土地修建公路的补偿款也没有足额发放到百姓手中,只是发了其中很小一部分,还有上级拨的薄膜也没有发到农民手中,等等太多的事情举不胜举,但是这位村支书客死他乡,这些事情也就不了了之,可是现任村支书杨秀堂住在县城的别墅里,贪污着各种拨给村民的公款,只要老百姓敢提意见,他就直接通知派出所来抓人,不由分说就拘留,百姓的日子更难过了,甚至到了诚惶诚恐的地步。

  支书杨秀堂堪比地方一霸,他已几十年不在村里居住,户口已不在村里,本没有资格任村支书,他顶替杨董泼的名义当的村支书。雇佣几位臭名昭著的人为村委会委员,将国家选举法根本不放在眼里,一直以来,草迷杨村民根本就没有实施过自己的选举权。这些所谓的委员会成员,专门威胁欺负老百姓,上级拨下来的扶贫款和物品被他们占位已有,物品也分发到自己家属的手中,那些真正贫困残疾的人却什么也得不到。

  2016年上级拨下来的小麦种,其他村都是按照每户种小麦地亩数免费发到村民手中,可草迷杨村却让村民按地亩数拿自己的小麦换取小麦种,有的不想要发的小麦种就没有去登记,村委会成员自己却登记许多亩小麦种,请问你们家有这么多地吗?后来村民得知小麦种是免费的,去和村委会理论,他们却冲村民大吼:谁让你们去别村打听的,最后他们自知站不住脚,怕把事情闹大,就按登记的地亩数免费发了小麦种,可是之前通知是换取,好多村民没有去登记,那上级拨下来多余的小麦种都被他们占位已有了。

  村委会后面的一片地是属于几乎人家的,有的盖成了房子,有的种着树,支书杨秀堂为了打击报复村民侯会平,将其中一片属于侯会平的地方夷为平地,种的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。杨秀堂在村里的房子所占地的一部分还是侯会平当年让给他的地方,因为南水北调工程征用侯会平的农耕地,侯会平等39户村民状告县政府,南水北调工程贪污人之一杨秀堂打击报复侯会平。村委会前面一片地属于村民解发英,2015年因解发英不同意将这片地给村委会,杨秀堂通过派出所将解发英夫妇违法拘留起来。

  2014年,县、乡占用草迷杨村100亩地建筑水厂,为所谓的南水北调工程,补偿款为每年1300斤中等小麦的价格,并没有说补偿多少年,我们咨询了律师,这是一种以征代租的违法行为。补偿款应该一次性发到百姓手中,为此村民将县政府告上法庭。谁知这是一条命运多舛的道路。本以为这案件百分百赢定了,因为违法行为这么明显,可是三年了,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。官官相护一直存在于封建社会,可是现代社会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官官相护还是这么厉害,逼得百姓无路可走。2015年3月26日立案,法院却登记为2015年5月15日,故意往后拖延,开庭了之后,县政府出庭却说政府没有征用草迷杨村的地,是草迷杨村和新寨村交界处,可那明明是草迷杨村民祖祖辈辈耕种的土地,村里的公告和征用协议白纸黑字写着征用草迷杨村111.3亩土地,县政府光天化日之下胡说八道。邢台桥东区法院王大水副厅长处处为难百姓,开始不予立案,百姓多次去交涉,法院才予立案,最后百姓也没等到一纸判决书,却是一份裁定,裁定县政府不存在征收草迷杨耕地的行为,并且将此判为民事案件。请问草迷杨村的地被谁征用了,征用协议上明明有县政府的章,并且县政府是具有征地权利的最低一级政府,县以下的政府是没有权利征用土地的。律师看到这份裁定真的是苦笑不得,于是上诉到邢台中级法院,可谁知中级法院维持原判。那百姓的地到底去哪里了?律师说没有像巨鹿县这样明目张胆的,没有像邢台法院这样胡作非为的,政府的公信何在,法院的公正何在?

  现在国家责令相关部门对农民的土地进行确权,草迷杨村民找到镇政府商量土地确权事宜,镇长却说,准备征收你们的地,还给你们确权?百姓的赖以生存土地真的就这样白白的没有了?县、乡政府都知道以租代征土地是违法的,在百姓维权的过程中,他们却还是坚持“租”,告诉老百姓根本别想一次性付清征地款。南水北调工程用地50亩左右,政府确征用111.3亩,多余的土地也不还给百姓,现在一直荒着。

  当初征地的时候村委会在不通知村民的情况下丈量土地,有的地亩数根本不对,也不允许百姓核对,村民侯晓耕的土地数不对,去村委会核对,在核对的过程中村干部侯克敏将地亩数登记表撕毁。在征地之前水利局已经将这片土地所种金银花树、枸杞树等数量登记,可是最后清苗费却没有给到百姓手中。

  3年了,百姓通过合法合理的法律途径进行土地维权,可是也没有结果。无奈之举,2016年11月21名村民来到北京信访部门进行上访,可谁知这给村民带来了灭顶之灾。百姓也知道现在不允许越级上访,可是邢台,石家庄信访部门百姓都去了,根本就不起作用,这也是无奈之举。信访部门将上访群众锁在屋子里,等待巨鹿县公安局人员将村民带回去。不是带回去,是拘留。普通百姓拘留一晚上,法律维权代表人拘留十天。咨询过律师,上访并不违法,为什么要拘留?并且为了分散上访群众,各个击破,将百姓三三两两拘留在不同的派出所。让维权代表人坐“老虎凳”,强制让百姓在‘不再上访协议’上签字,不签字就继续拘留。解西超的老父亲去世,派出所都没有将他放出来回家奔丧,他们简直是没有了基本的人性。

 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,有的百姓对政府的手段害怕了,代表人解胜阔不知道得了什么好处,被村支书收买了,村民的一切行动他都第一时间告诉村支书。代表人侯会平还是坚持到底,2016年底,侯会平准备到解胜阔那里拿路费(村民凑得维权公款)去邢台法院拿判决书,可解胜阔不给路费不说还将这件事情告诉村支书,村支书就威胁侯会平,再闹就拘留。侯会平的女儿在北京工作,妹妹和妹夫是政府的公务员,村支书杨秀堂威胁侯会平,要是再坚持打官司就让派出所出面,让他女儿的领导开除他女儿,让县政府撤掉他妹妹妹夫的公职。

  2016年12月巨鹿县派出所两人来到侯会平女儿工作的地方,直接找到她的领导,污蔑她组织群众进行非法活动(指的是到北京上访),殊不知侯会平女儿根本不知道上访的事情,况且她那时候在坐月子,如果派出所有证据可以直接拘留侯会平女儿,为什么直接去找领导呢,他们还将这个谈话过程录像,回去放给侯会平看,威胁侯会平他们已经找到他女儿的领导了,再坚持诉讼就撤掉她的工作。派出所和乡里几个人把侯会平叫到村委会,对侯会平大呼小叫,侯会平老婆听见了,去和所谓的领导理论,结果派出所把侯会平老婆拘留了,还给她戴上一天一夜的脚铐手铐,跟她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精神伤害。

  因为村民上访村支书杨秀堂名义上不再是支书,却背地里给现在代理支书张理宽出主意欺压百姓。代理支书拿着枪给村里的老党员开会,让老党员劝说村民不再上访。这些老党员都是七老八十的老人了,他却这样恐吓这些老实的人。现在村民连串门都不敢,街头碰见也不敢长时间说话,因为让支书知道了,又是审问又是拘留。只要有让村支书、村委会委员不满意的地方,就强制性武力对付老百姓,别说征地补偿款要不回来了,群众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。巨鹿纪委,邢台纪委及信访部门群众都去过了,没有任何作用,其中村民向巨鹿纪委网站反映过这个问题,却被巨鹿纪委网站删除,也向邢台市长热线反映过问题,却被驳回到巨鹿纪委,百姓实在是无路可走,俗话说天高皇帝远,可是河北在皇城边上,官员贪污、专制、威胁、打击报复、不作为等恶习逼得百姓直发疯,请各路神仙救救百姓们吧!


  信息公开文件:
  2014.9.1河北省发改委冀发改函【2014】535号:该委没有受理过涉及草迷杨村集体土地征收的建设项目。
  2014.8.28邢台市发改委:该委尚未审批、核准、备案草迷杨村固定资产投资项目。
  2015.2.4河北省国土厅:省国土厅未受理过该区域建设项目用地预审事项。
  2015.2.25河北省国土厅:该厅未受理“巨鹿县南水北调水厂建设用地”的审批事项,申请的关于“巨鹿县南水北调水厂用地的‘一书四方案’(建设项目用地呈报说明书、农用地转用方案、征地方案、补充耕地方案、供地方案);地上附着物签字确认表等材料”的政府信息不存在。
  2015.2.26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冀政信公开【2015】15号:巨鹿县人民政府曾于2014年9月向省国土厅申请了南水北调水厂建设用地,但因申请资料不符合要求,省国土厅未受理,南水北调水厂项目建设用地征地批准文件不存在。
  2015.2.4巨鹿县国土厅,国土资公开告知【2015】02号:经查,本机关没有该宗土地“征地调查结果确认表及其申报资料”、“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及其申报资料”、“一书四方案及其申报资料”。
  2015.3.1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改委:该委没有制作或保存“公开南水北调水厂项目批准文件”的信息。

点评

很赞: 5.0 不太行: 3.0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遍识天下英雄路,俯首江左有梅郎。
沙发
 xinsiji2017| 发表于 2017-03-24 03:17:20 | 只看该作者
  能顶吗 试试
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